當前位置:國際志工報告|【服務體驗團】-周政翰醫師心得分享

【服務體驗團】-周政翰醫師心得分享

on 01 四月, 2015

最深刻的服務體驗團心得,與大家分享

希望之芽服務體驗團 / 口衛組 / 周政翰醫師

0401-3

回國過了好幾天,情緒還是無法平復。到國外深度旅遊也不是沒有過,但這次對落後國家的深刻印象,實在是無法輕易從腦海驅除。

每每在有舒適的空調門診時,往往忘記自己是身在進步的台灣,思緒已經飄回到柬國落後的村莊。有時候看著病人不認真刷牙所累積的牙菌斑,導致嚴重的牙周紅腫與蛀牙,心裡的感觸是我們真的是進步的國家嗎?為何有如此落後的口腔清潔習慣?感嘆與汗顏之際卻又無法出言相譏。

縱使在當地也是有熱鬧的街道,夜市與飯店,卻不能自記憶裡驅逐出那些:污濁的汽機車廢氣,衣著襤褸的當地民眾,鄉居簡陋的居住環境,乾扁的牛豬狗雞,煮沸後卻仍不可以飲用的水質,與總是在耳朵裡迴盪著誤踩地雷而斷肢演奏者的跳針音樂。

在到過柬國鄉村實地走訪後,同行的團員多能認同一點,就是柬國大多數的民眾還是在處於努力求溫飽中,生存對柬國人民來說仍是最重要的事。最後一天去參觀世界文化遺產級的古蹟吳哥窟,看著每年一度的春分日出,遙望昇起在塔頂正中央的朝陽,遊客們的心情是愉悅又驚喜的,但是我內心卻又有說不出的違和感。

0401-2

一直到回國後我才明白,那是一種內心無比的沉重,是對這片國土上人民的不忍,相信其他團員也有類似的感受,當時的我們,內心真的快樂不起來。

在這貧富差距異常驚人的國度,我們又能扮演什麼角色可以幫助人們脫貧?也正因為柬國人民普遍貧窮,所以他們要求也不多,在我們這裡普遍期待過的更舒服更有品質的時候,柬國人民需要的應該是某種被尊重的協助。或許是藉由衛生教育宣導,如同給與釣竿教授釣魚秘訣,這才能真正使民眾受惠,而不會只流於形式,頭痛醫頭腳痛醫腳。

誠如好多位團員在檢討會上所說的,我們能否做更多?難道千里迢迢來了就只能做出微薄的幫助?這真的是團員們不願意也無法接受的事實。很遺憾的,相較於某些志工團體會在行前做出詳盡的評估與計畫,演練與分組,這次的出團,我們多數團員對於服務細目的確是不清楚幾近於盲目,說是半旅遊團也不為過。如果能夠妥善說明隔天會進行的時間流程與項目,甚至做到人員的任務分組,相信大家的疑惑會減少很多,也更能進入狀況給予民眾協助。

可是我們又不像一般旅遊團有詳細的行程,因為當地極不適合亂走亂逛,會有無窮無盡的嘟嘟車司機來騷擾。我們也不是住在最熱鬧的街道,這對初次出國的團員是非常不利的。更何況每天做完社區服務,用完晚餐回到飯店後時間已經所剩無幾了,真的不像在旅遊。除了有著超人體力的團員還能逛夜市或是去按摩,其他的團員會選擇在飯店休息補充明天的體力,而像我這樣蠻勇的去找當地小吃的,應該是沒有人了。

第一天深刻的印象除了見識到海關索賄的嘴臉,再來就是看到號稱柬國暹粒省最進步的高速公路,一瞬間我有回到童年的感覺,可以看到汽機車同時在所謂的高速公路上爭道,速度是意料中的慢之外,連巴士都可以進行逆向行駛。

回到飯店用餐後,聽著台灣希望之芽協會秘書長Sally所做的簡報時,突然間我好像回到了大學時期康輔社出隊的場景,耳裡不斷飄進Sally分享她們為民眾做的事,我卻只有聽到最後一段:她們每年接送來來去去的志工團,只求眾團員們不要出事,正如同當年我們服務員的心情。如果沒有經歷過類似的經驗,我一定會覺得Sally這些話太看不起人了,難道只有她們才叫志工,我們就不算?沒錯,因為我們只有真正做三天志工。杯水車薪?算是吧。過客?算是吧。剎那間我突然瞭解到,自己可能只是來耍猴戲給民眾看的,如果還水土不服生了病可就慘了,真的會像是一整團的泥菩薩來過江。

說實話,當年我的確是很看不起那些花大錢來參加救國團營隊的學員,我們都知道自己送往迎來的順利與否,遠比學員的目的或收穫要來的重要太多了,畢竟學員們有任何閃失,我們都將無法擔待的起。幸好這次只有一位團員腳扭傷,幾位拉肚子的問題也還能撐到回國。

0401-5

這次活動分成口腔治療與服務體驗兩組,服務組我無法參與其中,只能從旁略為知道一二,只能用慘烈來形容,因為他們多半是在沒有預期心理下進行,這部分要請其他團員來分享。我只知道他們做了發放物資(雞蛋米糧衣物),製作義賣徽章,剪髮服務,敲木樁建圍籬。還有些志工們是抱著腹瀉的病體,大家在大太陽底下忍受高溫,揮汗努力撐起這些服務活動。個中辛苦實在是溢於言表,當然我相信他們的內心也是相對滿滿的收穫,

至於口腔治療組,除了之前就有留下的簡易治療椅,我們還利用學童的課桌椅排成治療椅。利用窗戶灑下的光線加上頭戴式燈具當做光源,進行了三百多人的溝隙封填與簡易的蛀牙填補。在翻譯人員的協助下,我們牙醫師們學會了簡單的幾句牙科用柬語,方便跟學童們溝通。

在這裡,我看到跟台灣學童不一樣的口腔流行病學,同樣是蛀牙卻是不一樣的意義,在抽屜看到水果當零食就可以想見柬國零食並不會很充裕。柬國學童的蛀牙來自於三餐食物塞牙縫造成的齲蛀,如果沒有塞就可能逃過一劫,全口也有可能竟然沒有任何蛀牙發生(縱使口內有程度不一的牙菌斑堆積)。在治療過程中,柬國學童們普遍都很能忍痛,或許是一種對牙痛耐受性的提高。而跟台灣小孩一樣的是都不願意被拔牙,即便是很搖晃的牙齒。

面對牙用治療器具的不足,我們以消毒作業來補足,器消時間在訓練有素的助理小姐們協助下,控制的相當完美,完全可以銜接上整個看診過程,這是我最最佩服的地方。另外,調配牙藥源源不絕的強大供應鏈也是一個台灣奇蹟,這個反應決定步驟控制了整體看診的節奏,如果沒有這麼強大的團隊,我們牙醫師是無法獨自勝任龐大的填補療程。

"我來了,我看到了,我征服了。"我不是野心家,我只是整個團隊裡的一個小螺絲釘,兩天內,我們一同完成了好多事,沒有一個人可以單獨做到這麼多的工作量。整個團隊沒有英雄,大家默默的扮演好自己的角色,合作無間的成就了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。每個人卻也都是英雄,貫徹著黃團長汝萍醫師的信念,懷抱著救一個是一個的想法,努力維護孩子們與村民的牙齒健康,助理們與眾位醫師一同在簡陋的環境中奮鬥,順利的完成任務。

蛀牙治療過程不外乎清創與填補,平常在台灣任何一家診所裡,都可以輕易地使用牙科治療椅輕鬆完成的工作。在這裡,都變成是奢侈的想法,沒有吸唾管排水,沒有高速手機磨除齲蛀與窩洞成形,沒有吹氣乾燥填補區,一切靠手器械完成,當然治療結果必然會打折扣。黃團長汝萍醫師事先準備的牙科材料,恰如其份完全適用在這個狀況,這是很奇妙的一次體驗,我當初的疑惑一掃而空,真的不得不打從內心為團長這個決定喝采。

第四天我的任務是整理醫療物資,由於多年來義診服務團隊來來去去,遺留下來的物資雜亂無章,且柬國風沙驚人落塵量多。我們用極為有效率的節奏,汰除無效的品項,保留可以長期保存的醫材加以封箱。將原本無法順利走入查閱的庫房,排列整理成清爽有序的堆疊,方便日後再來的人員取用。在同日,團長則是率眾進行口腔衛生教育。

0401-4

綜觀此次柬國義診行,我深刻體認到幾個事實:

1,結合行之多年的國際志工組織,可以更直接找到當地極需要協助的角落,給與民眾最合適的援助。

2,行前教育與演練有助於團員們更快進入狀況,備案則可以依狀況適時彈性調整作業項目。

3,為確保有效率完成全盤治療計畫,惟有仰賴訓練有素的團隊,才能在短時間完成最大量的工作。

4,在醫療資源嚴重不足的柬國偏遠地區,口腔衛生教育往下紮根具有非常長遠的意義,教導正確的潔牙技巧與觀念,遠比有限的義診服務來的更有影響力。

5,期盼在將來,如果能獲得更多經費設置醫療站,在足夠的設備與駐診醫師運作下,可以救助更多的民眾脫離牙疾。

我回來了,明年還是會跟隨黃團長一起去,您想來一同體驗嗎?

http://www.buddinghope.org.tw/

閱讀 1130 次數 最後修改於 週三, 01 四月 2015 18:04